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你的情郎

作者:来时雨字数:3270更新时间:2023-09-16 15:29:46
  许软软坐在桌前,手上捏着个小球玩着。
  这几日容倾常常有事外出,神神秘秘,也不知道去哪里,回来后身上有时有些伤痕。她问起也只是一笔带过,不愿提及。
  许软软又瞥了一眼在地上和蚱蜢玩得欢快的382,它似乎知道些什么,但是嘴巴严得很,一点也不透露,怎么都盘问不出来。
  忽而,日影陡然倾斜,光线变黯,窗户前闪过一个人影,咻地冒了个头在窗外。
  来人身穿着淡紫色襦裙,头上扎了两个小团子,衣摆随着她的动作而扬起一角,浅紫色的眸子在灿灿日光下呈现出湖蓝。是离燕。
  她今日没涂脂粉,粉腮如杏桃,唇如花簇,贝齿湖白,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。
  “哟,怎么一个人坐在这。你那几个朋友呢”离燕翻身上窗,打开了锁扣,拍了拍手心,跳下了窗台。
  她指的是常远和月姳。
  “她们去忙了,我和师尊一同。”
  “是师尊…还是情郎?”离燕挑了挑眉,魅惑地舔了舔唇角,眼中闪过狡黠的亮光。她可是有一天晚上看到屋内有两人亲吻的重影。
  “都是。”许软软面庞一热,给离燕递上糕点。
  “你那情郎,我今天可看见他了。和一个女人走在一起,看着还挺熟悉的。”
  离燕伸出纤纤玉手,拿了一块绿豆糕,小口小口地咬着,存了心逗弄许软软。
  “是吗?等他回来我再审他”
  “容倾道友,我可以叫你容倾吗”
  凌素走在小道上,与容倾隔着一肩的距离。她抿着唇,思索着如何与他拉近距离。现在她若是想获得斩天剑,必须得靠已经接近元婴期的容倾,因为少年时的机缘,容倾对她礼数有加,虽算不上倾心,也是有求必应,假以时日,等他们更热络了,斩天剑也将会是她的囊中之物。
  而且…
  凌素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。
  凛眉素雪,青袍淡竹,玉骨天成,生得明净温雅,眉眼皆似画中人。凌素自然地对他生出了些好感。这样的冰璃剑心,实在符合她胃口。若能与他朝朝暮暮,那地位和美色,皆可纳入怀中。
  “凌姑娘,还是如之前的称呼便好。”
  男人启唇,音色凌冽。夹杂了些风雪而过的寒意。
  凌素垂着眸子,心下略有不悦,还是尽力维持着自己的形象“是凌素冒犯了。道友还请不要介怀。前方就是斩天剑的阵法所在,我去过几次,但修为太低,实在无法打开。”
  隐怀阵。
  容倾视线掠过前方的湖泊,定格在湖面中心的位置。这里有一处障眼法,湖面鸟兽都无法穿行而过的那片区域即是阵法所覆盖的范围。
  只是…
  容倾目光落在凌素的头顶。
  那日在雪中,他也曾陷入这样的阵法当中。
  如果救他的人是凌素,她为何不知道如何破阵。
  “我试试”
  容倾飞身而起,落于湖面上空,手中划出阵法。周围的湖水应声而起,飞沫四溅。阵眼处亮光一闪,霎时又恢复了原样。
  看来还不够。容倾挽起袖口,用贴身的刀柄朝手心割下一刀,手掌处顿时出现了一道深入骨髓的血口,往外不住地流着血。
  凌素趴在岸边的石头上,看得心惊,偏过头挡住自己的脸。
  这阵眼像一汪干涸的泉水,不断吸收着容倾手上滴落的血水,直到容倾在手上划出第二道口子,让血水滴落的速度加快了许多,阵眼才慢慢地浮上了水面。
  阵眼是一块木制板,呈现青绿色。容倾降落至湖面,运气凝神,向那块木制板注入灵力。不多时,木制板缓缓打开,开启了一道小通道。
  “凌姑娘,可以进了。”
  容倾在湖面为凌素开了一条小道,示意凌素。“谢谢道友。”凌素煞白着脸,快步走向容倾,一身衣袍被风吹起,颇有几分弱柳扶风的模样。她快接近阵眼时,试探性地向容倾伸出手,却没有得到回应,只能悻悻地跟着他走进了小通道。
  通道里面很暗。深不见底。凌素步伐缓慢,身子贴着室内冰凉的墙壁行走。“道友,这里面会有危险吗?以前那么多人都尝试过拿这把剑,可是,没有人真正拿到。”
  “可能有”
  话音未落。凌素便听到了一声细小微弱的声音,像是某种飞行生物扇动翅膀。眼前萤火一闪,周围亮起点点光束,投射在墙壁上,照亮了他们周围的环境。这是一个像石窟一样的地方,周围都是岩壁石堆,碎石散落的地面并不平坦。借着微弱萤火,凌素也看清了微小声音的来源。
  是黑色翅膀的一种生物。长着尖细的喙,看起来像针锥一样锐利,豆大的圆眼睛黑乎乎一团,叫声尖锐刺耳,正一群飞向他们所在的地方,翅膀扇动的风声呼呼。
  “啊”凌素叫了一声,腿软了一半,手撑着地不敢走一步。容倾手持利剑,抵挡住了怪鸟的第一波攻击,在凌素附近画了个阵法,勉强可以挡住一时的进攻。
  怪鸟俯冲向凌素,一边晃着尖利的喙,一边伸出长着长指的爪子,试图撕扯开那道无形的屏障,但无济于事。它们只能贴着屏障向凌素长大嘴巴,发出更刺耳的叫声。它们逐渐也发现了凌素这边难以攻破,把目光转向了容倾。
  容倾击打着怪鸟,利刃银闪,挥开鸟身,一边向里层更昏暗的地方走去。
  “凌姑娘,你就呆在这。里面很危险。”
  凌素怎会不知道里面更危险。
  她站在阵法内,手臂还在发抖。
  “你小心。速去速回。”
  容倾走进洞穴深处,猛地白光一闪。
  “小心。”
  忽而,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  是他的小姑娘,不知怎么进来的,已经拿着剑站在了他的身后,挡住了前方闪过的利剑。
  她的剑术一直在提升,似乎在破境后有了更多的精进。
  “里面危险,我一个人进去”容倾将许软软拉过在身旁,沉声按下了她的剑。
  “不行我和师尊一起去”许软软不想容倾一人去涉险,拉住他的袖子不让他离开。
  越往深处,里面的妖气就越重。
  容倾感受到自己的眼尾涌动出妖血的热气。
  “师尊,你还好吗”许软软察觉到他有些不适,但不知因什么原因。
  “无事”
  话音未落,面前的一块黑色岩石突然向右移开,呈现出岩石背后的一块青色苔藓。上面长着一些藤蔓,但只覆盖了一半的岩壁,另一半仍是黑石。那些紫红色藤蔓在原地晃了晃,然后忽地在枝蔓上开出暗紫色小花。
  “这是什么”
  “浊花,进我的阵法。”
  容倾说着,在原地施展开一个净化的阵法。
  那些暗紫色小花摇曳着,释放出一股股黑色浊气,径直朝着容倾的阵法奔去。像是被提前设定好一样,有意识地攻击着阵法提供的屏障。
  屏障抵挡着浊气。但紫色小花生长迅速,很快覆盖了大片岩壁,浊气不断扩散,将小罩子笼罩,像乌云蓄压而来。
  许软软立刻意识到了,这样的黑色浊气,和之前师尊失控时吸入的是同一种东西。师尊现在看起来还正常,眸子是翡翠色,但状态应该还不太稳定。
  “师尊,为什么我觉得,像有人来过这里,然后刻意留下了这些黑雾。”许软软观察着岩壁。
  “你想的没错,的确有人来过。好像,是个年轻男人。”
  离燕出现在阵法周围,抿唇一挥手,将那里的浊气打散。“你这情郎,算半个妖族,我能嗅到他身上的味道。在这里耗个半天,早晚会失控,修为再高都没用。我也撑不了多久。”
  容倾凝着眸。阵法已经快被浊气钻出一道口子,薄薄地压在那里。的确,他撑不了太久。
  “我们走。”
  “凌素呢”许软软这才想起来一同跟进来的,应该还有一个人。
  “她呀。”离燕凑近许软软,去撩她额前打湿的发,语气有些敷衍“好像容倾的阵法被破了后,她以为容倾在里面不行了,给谁传了音后自己先跑了。”
  “说起来好笑,别看她娇娇弱弱的,手上的法器可不少,也不给你情郎一个。”
  容倾抬眸,神色未变,似是毫不在意。
  许软软看向容倾,神色复杂。
  “你…会难过吗”
  昔日旧缘还是抛下了他。
  无论其中有无掺杂其他感情。
  也是伤人心。
  “为何要在意?”
  容倾视线在许软软身上停留了片刻,“你刚才,是怎么进来的?”
  “嗯?破了阵法就进来了啊”
  说来也巧,她似乎并没有特意学过那个阵法,但她觉得很像小时候学过的一个数学模型,套用了一个公式就解开了。
  “你…”
  容倾还想说什么,手中的传音符忽地亮起。“师尊,速回”
  是云沥的声音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