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哥哥霸王硬上弓,半夜要操她(7)

作者:绾绾字数:2626更新时间:2022-03-26 01:40:00
  仇念钟不是这么好摆平的,现在他的鸡巴血液喷张,要在这个时候放弃操仇念平的骚逼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把鸡巴插进仇念平的骚逼里头,疯狂的操这个又小又紧致的骚逼。
  “你说的事情白天已经做过了,现在是晚上,晚上应该做晚上的事情。就算是晚上,你也可以给我口交,但是要等到老公我操完你的骚逼再说。我还就不相信了,你的骚逼就这么难操,鸡巴就进不去。”
  仇念钟的龟头再一次把骚逼撑开,粗大的鸡巴一点一点的进入骚逼,现在骚逼好像被撑大了一点,但还是很紧,死死的咬着仇念钟的鸡巴。
  仇念钟的鸡巴被紧致的骚逼咬着,感觉一股热浪往龟头的尿口上扑,他心头一紧,忍不住喷射出了一点黏液出来。
  他想骚老婆真的是越来越骚了,才会让自己像个愣头小子一样,鸡巴都还没插进去,还没开始操老婆的骚逼,就开始射了。
  “骚货,太紧了。你就不能稍微放松点,你这样我的鸡巴不能插进去。你不想和我一起爽吗?”
  “哥哥,不是我不想,我真的很难受,我的骚逼要被你的鸡巴撕开了。我不是嫂子,我是仇念平,我是念平。”她痛得尖叫,这疼痛感简直贯穿了身体,她就差没有掉着眼泪哭喊了。
  可是仇念钟根本不听她的控诉,不听她尖叫,仍然一股脑的把鸡巴往她的骚逼里面插。仇念钟把头凑到她的耳边,再一次舔了舔她得多,骚逼的疼痛感已经盖过了舔弄耳朵带来的瘙痒感。她无法回应,只有哭喊的叫嚷,以及疯狂的扭动身体,夹住鸡巴,把仇念钟的鸡巴赶出骚逼。
  仇念钟把她捆绑在身后的手抓紧,往后一扯,仇念钟的腰再用力的捅进去,这次好了,鸡巴把她的骚逼都撑开了。
  她张大嘴,脸上已是泪流满面。骚逼是含住了仇念钟的鸡巴,但同样的骚逼的疼痛感也聚增起来。她疯狂的甩头,哭喊:“你把鸡巴弄走,我求求你,把鸡巴弄走。还是好痛,就算你把鸡巴塞进我的骚逼里头,还是好痛。”
  “老婆,你在跟老公我开玩笑,对不对?老公的鸡巴都塞进来了,怎么可能拔出去。老公的鸡巴进来了,可就要让你爽到晕过去才挥出去。”仇念钟腾出一只手,把仇念平的脸掰过来,他用舌头把仇念平脸上的泪水舔干净。
  仇念平还在哭,他的鸡巴在骚逼里头律动。仇念平感受到鸡巴在往外面拔,本以为他是要拔出去,可他又一下子捅进来,强忍着不哭,可还是因为粗鲁的撞击而爆发了。
  “仇念钟,你是个混蛋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我是你妹妹,你为什么要让我这么痛?滚出去,把你的鸡巴抽出去。”仇念钟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,她紧致的骚逼实在是应付不了。要是仇念钟继续这样抽插,难免不会把骚逼弄坏,可能骚逼真的会撕裂。
  仇念钟被骚逼夹着鸡巴,这种快要夹断的紧致感让他为之疯狂。他还记得第一次跟老婆做爱的感觉,也是这种紧致感,也是被收缩的骚逼夹着鸡巴,害鸡巴动起来好难。
  没想到操了老婆这么多次,到现在又让自己尝到这种销魂的快感了。这么烫的骚逼夹着自己的鸡巴,害自己的鸡巴也越来越烫,精液都快包不住要射出来了。
  真是该死啊,这贱女人的骚逼怎么这么牛掰,这么能撩,弄得自己这么一个经历过情事的男人也像第一次做爱的愣头青一样,忍不住想射精了。
  “骚老婆,你不要总说你是念平,念平不长你这样。我们家念平很清纯,不会像你这么骚。你以为你说你是念平,我就会饶了你吗?你做梦啊,今天我就要操烂你的骚逼,让你知道知道谁是你老公,谁才能满足你这骚逼。”仇念钟强忍着射精的冲动,卯足了狠劲儿往骚逼里面撞。把鸡巴狠狠的撞到子宫,再把鸡巴拔出来,来来回回好几次,不管仇念平哭喊得有多激烈,他都没有停下来,直到他越来越亢奋,撞击得更粗鲁更猛烈的时候,看到鸡巴的棒身上缠着浑浊的血迹。
  仇念钟把鸡巴拔出来,啵的一声,鸡巴滑了出来。他垂下头认真看棒身上的血迹,和淫水搅浑了,看上去特别脏。
  精神不正常的仇念钟突然冒出来一句话,问她:“骚老婆,你是不是去做过处女膜修复?现在处女膜修复手术效果这么好了,连血都能造假了吗?”
  仇念平在心里冲着他大喊:造你妹啊!这是我的处女膜,货真价实的处女膜。
  “哥哥,我是念平啊!你清醒一下,看看我,我真的是你的念平,你的妹妹念平啊!”虽然仇念钟操骚逼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疼了,但她不想仇念钟再继续了。万一仇念钟的大鸡巴再插进去的时候,会一直疼,那怎么办?仇念平已经不想再尝试那种痛楚了,太疼了。
  仇念钟哈的笑了一声,很明显仍然不相信她说的话。仇念钟只相信被操的女人是自己的骚货老婆,拒绝相信是她是自己的妹妹。
  这种乱伦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?而且自己的妹妹从来不会这么骚,那么清纯的妹妹啊,全身上下都渗透着青春的气息,有时候自己看了都嫉妒她,想要破坏她的美好。
  不不不,自己不是想上妹妹,自己没有那种兄妹乱伦的癖好,自己没有。
  虽然理智告诉他是这样的,但心里却有一道声音在嘶喊:念平,是你的话就更好了,让哥哥来疼你,来操你的骚逼。哥哥做你的第一个男人,哥哥会爱你,很爱很爱你。
  “骚老婆,别说蠢话了。就算你处理了处女膜,老公我也不会怪你。老公很享受你做处女膜之后的效果,骚逼变得更紧致了,还真的像是第一次做爱的骚逼。你知道老公我现在像是回到了刚开始跟你认识那会儿,第一次跟你做爱。现在的感觉可是更当时如出一辙,老公都忍不住想在你骚逼里头射精了。我们再来生一个孩子吧!”
  仇念钟说着,鸡巴再一次插进去了。这一次容易多了,骚逼淫水泛滥,而且刚才鸡巴已经把骚逼的尺寸撑大了,现在鸡巴在湿滑的淫水帮助下很容易就塞了进去。
  仇念平一听到他说要生孩子,顿时慌了。生孩子是绝对不行的,他们是亲兄妹啊,生孩子的话肯定会出事的。孩子会有各种遗传病,还会畸形。仇念平想到那种画面,就觉得一阵恶心,想要吐。
  可她的挣扎对仇念钟一点儿作用都没有,仇念钟的鸡巴仍然在她的骚逼里冲刺,这一次她不疼了。而且在鸡巴的棒身撞击骚逼的软肉时,还给她带来了快感。
  这种快感像电流般传遍全身,跟阴蒂带来的刺激感不同,阴蒂的刺激感很快就到顶了。可这种快感让她心里头毛毛的,她想要更多,想要更多更刺激的快感。
  “骚货老婆,现在爽了?你越爽就夹得我越紧,你知不知道现在你的屁眼跟你的骚逼一样,也收缩得厉害。”
  “哥哥,不要再说了,好羞耻。你不要再看人家的屁眼了,却就你了不要再看了。”仇念平听着他说下流不堪的话,心里头一阵激荡。仇念平感觉现在的自己真的像一个不折不扣的荡妇,身体因为鸡巴的激烈抽插兴奋得频频战栗,心里却像是永远都要不够,还想要他的大鸡巴把自己操到爽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